​“共生”毕业作品线上展

编辑:电影学院  来源:  时间:2022年05月19日 10:53 下载:文章下载 点击量:

电影学院

戏剧影视美术设计系

2018级电影美术设计班

 

 

电影学院四周年生日快乐!

 


 

 

星霜荏苒,居诸不息。2022年5月10日,电影学院2018级戏剧影视美术设计专业电影美术设计班毕业作品汇报展——《共生》,在戏剧影视美术设计系展厅展出。“共生”毕业作品展展览之时,恰逢电影学院成立四周年之际,2018级电影学院学子是电影学院成立以后第一届新生,同学们与电影学院一起走过大学四年的人生历程,与电影学院一步步从青涩走向成熟。


 

本次展览得到了各位领导和专家的肯定和祝福。山东艺术学院院长、博士研究生导师徐青峰向2018级影视美术班毕业展的成功举办及同学们优秀的毕业作品成果表示祝贺和肯定。徐青峰院长回顾了戏剧影视美术设计专业自1971年成立以来50多年的发展历史,并着重强调了这次的毕业展对于同学们来说并不是一个结束,而是人生历程和艺术生涯新的开始。徐青峰院长希望同学们遵嘱并践行习近平总书记在中国文联第11届代表大会上对青年文艺工作者的指示与殷殷期盼,习总书记强调:“只有我们青年文化者强起来,我国的文艺工作才会出现长江后浪推前浪般的汹涌局面。”徐青峰院长希望同学们继续以青年影视工作者的身份,坚持优秀文艺作品的创作,坚持文化自信与道路自信,笃定前行,创作出可以展现中国文艺水准的优秀作品,为2035年实现文化强国目标贡献山艺青春力量

 

 

山东省电影家协会于海丰主席发来了贺信: 戏剧影视美术设计专业的同学们大家好,非常高兴欣赏到你们的毕业作品,让我从中感受到你们的创造力和想象力,以及你们对电影充满了激情、热情和努力,让我倍感欣慰,预示着山东电影的后备力量正茁壮成长,希望有更多的电影人才从这里出发,在电影浩瀚天空里展翅飞翔,祝展览圆满成功!



  此次展览过程中我们还有幸邀请到了中国电影美术学会会长、北京电影学院教授、博士研究生导师霍廷霄与电影学院师生进行现场视频通话,霍廷霄教授在认真观看完毕业作品后,对同学们做出了中肯的评价。霍廷霄教授称赞了同学们在电影美术风格方面的特色和亮点,同时指出了电影视听语言方面的不足和努力方向。此外,霍廷霄教授还对电影美术的未来进行展望,青年影视工作者们要敢于创新拍摄手段,以青年人的视角向世界传递信息。最后,霍廷霄教授建议我们在疫情防控常态化的形势下,需要平衡自己的心态,多看多画,练好扎实的美术基本功,希望我们能像后浪一样推动影视美术的发展。



   中国电影美术学会副会长、北京电影学院美术学院院长、博士研究生导师敖日力格发来祝贺视频。敖日力格教授表示此次的展览是一次特殊的作品展,在疫情的大环境下同学们依然坚持文艺创作,从作品中可以感受到我校师生相濡以沫、互帮互助的宝贵情谊。在当今这个科技与电影艺术协同发展、视觉文化极大丰富的伟大时代,鼓励我们要敢于抓住机遇,更要脚踏实地、面向实际,怀着对未来的美好愿景,辛勤耕耘、苦干实干,创作出更加优秀的文艺作品以回馈社会。





学校党办院办、党委宣传部、舞蹈学院、城市艺术与创意学院负责人,电影学院领导班子、教科研办公室、团总支及部分师生代表参观展览。作为大学四年的最后一次线下展览,电影美术设计班模型组的同学们在系主任秦建伟老师的带领下奋战无数个日日夜夜,付诸了许多的心血,共同完成这次毕业展的作品。这次“共生”毕业作品展由“三星的堆还是五星的堆”与“渔京沉没”两个不同的主题组成。

 

说起神秘的三星堆,你首先会想到什么呢?

是青铜一号神树、青铜纵目面具?还是青铜大立人?亦或是其他?

这次《三星的堆还是五星的堆》展览包含了许多的青铜器模型,等待你来舞美展厅探索神秘的三星堆世界!

 

一号青铜神树

设计阐述:

最开始的时候是对三星堆外星人充满向往的,那时各种各样的声音,什么地外文明啊、超时空文明啊,也确实是,看它出土的人头像既完全不同于中国古风,亦不像希腊、埃及那般。于是充满好奇地探究其源头,才得知它是更早于夏商周时期的中国文明,当然在这个过程中也深深地被它吸引与震撼。

巧合的是我们正好是学电影美术的嘛,会对场景、道具、世界观进行调整加工处理,然后正好三星堆可以做一个独特的概念设计,更加巧合的是秦老师也很感兴趣,非常支持我们这个想法,于是就在原本的基础上设计了它,像龙尾巴和主干的神鸟就是在符合整体的基础上添加的。


 

 

 

青铜纵目面具

设计阐述:

青铜纵目面具,呈方型,倒八字形刀眉,眉尖上挑,双眼斜长,眼球极度夸张,呈柱状外凸达16厘米;耳尖部呈桃尖状;鹰钩鼻,口角深长上扬,似微露舌尖,作神秘微笑状;下颌前伸;额部正中有一方孔。因为大型青铜纵目面具最为夸张的是凸出的双眼和舒展的大耳,因此有人称之为“千里眼”“顺风耳”,夸张的造型表明它具有超人的神通。结合有关“蚕丛纵目”的记载推断,此像可能是第一代蜀王蚕丛的神像。又据其两颊上下各有一长方形穿孔推测,此像可能是蜀民嵌于宗庙内木柱之上作供奉用的。

  


 

 

青铜大立人像

设计阐述:

“三星堆文化”是古蜀文化发展中的一个重要环节,而古蜀文化又是组成中华文明的重要部分。本次毕业展出结合弘扬中华传统文化主题,而三星堆的“古典文化”文明对于中华文明体系的影响引发了我们此次的创作设计灵感,我们以制造身临其境的古典文物场景模型为创作来源,通过研究、挖掘、揣摩各文物古典元素内涵的奥秘,开启了我们以本专业为基础的对于三星堆文化的“打开方式”。

“青铜大立人像”作为一个包涵三星堆文化元素的重要代表,成为了我们本次呈现的重中之宝。他作为全世界同时期最大的青铜人物雕像——通高2米6。我们用“泡沫”材料将立立进行1比1还原,作此呈献。他的双臂一高一低环抱在胸前,两手握成圆环状,我们研究推测,他可能寓意着包罗万象的圆,是“虚空”,是宇宙万物。他整个底座可以看作是一座可以沟通天地的神坛,蕴藏了古典祭祀文明,亦可将元素提取到制作电影道具模型中。更重要的是,他衣服上以龙纹为主的元素,是中国历史上最早的“龙袍”参考。而同时与“龙”有关的——“青铜爬龙柱形器”,造型复杂奇特,也喻示了“龙神”在古典文明中的威严。

“青铜鸟脚人像”有人称它是“东方维纳斯”,因为入坑便只留下一半躯体。民俗活动中的“踩高跷”,便可以追溯至此。同时我们还打造了“青铜大鸟头”“铜戴冠纵目面具”“青铜人头像”“铜兽面”等多个典型形象。

 

 

 


对三星堆其他出土器物造型的研究

 

 


 

 


 

《渔京沉没》

 

 

在生存环境逐渐恶劣的背景下,继续往海里倒入核废水有可能会发生什么呢?《渔京沉没》小组用模型大胆地设想构思了这个答案。

 


作品阐述:

《渔京沉没》之《渔京小镇》是渔京小镇在核泄漏事故后的末世景象。

《渔京沉没》之《小镇下的怪物》是受核辐射影响的海洋生物变异成怪兽。

当看到关于日本向太平洋投放核废水的新闻时就产生了这次模型的想法。最开始就是想要做出一个因为核废水泄露而破败的小镇这样的情景模型,但是后来对日本历史上发生过的核泄露事故了解之后在模型上有了新的想法。

背景设定成为了架空世界的小城镇,表面上是一个普通的渔村,实际上里面的核电站厂是为了研究新型武器而设立的。工厂的厂长倾倒核废水让近海无鱼可捕,百姓迫不得已为工厂打工,厂长顺势控制了整个小镇的经济。

模型中的巨大日式建筑就是资本家虚伪的提现,工厂一面是重工业的油污迹象,面对居民区的则光鲜亮丽。百姓居住的居民区拥挤破败,甚至还有多人住一间的宿舍,高层则享有大平层。居住地与工厂只有一街之隔,随时可以打压工人,但工厂区真正生产武器的地方又不会对外开放。贪婪的厂长无底线的欺压百姓,破坏环境,终于在一天意外事故的发生导致了地震海啸,将整个小镇夷为平地。

模型表现的是事故多年之后的状况,虽然建筑都破败不堪,海水污染严重,海生物发生变异,整个小镇无人生还。但是在废墟之上,严重的核事故之后,新的嫩芽又再度生长。

 

经过这四年的沉淀,我们成长了许多,在制作毕业创作的过程中更懂得了团队合作的重要性,毕业创作不仅仅是对自己大学四年学习生涯的总结,也是对其的一种升华,希望在以后的日子里我们能够继续奋楫笃行,臻于至善。

此次毕业作品展虽然历时数月,凝聚了师生共同的心血,但尚有稚嫩之处,若有不足,还请大家多多包容指正。

 

文字:周梦诗

图片:秦建伟 耿钰金 苏柯嘉 刘佳男

责任编辑:王志强 秦建伟

审核:马磊

 




Copyright © 2018 山东艺术学院电影学院 版权所有